可貴的瑣碎
圖文來自潘劍峰

“跨界”不再是新鮮詞。我相信不同專業間的相互觀察對設計師,以及設計行業都會有很大的啟發。下文是我比較了一位旅德建筑師的兩份作品集(一份在德國,一份在中國)之后的直觀感想,算是設計同仁之間的一次閑聊吧。

“下午快速學習了一下你去年在國內的作品集,在看的過程中,我忍不住將它和你以前在德國的作品進行了比較,內心便滋生出不少疑問,便載錄一二,期待下次可以見面討教:

1,第一印象。德國期間的作品不管大小,都有一個讓人記憶深刻的“感動點”,讓我讀到了設計的智慧 。 而你在國內的大部分作品雖然宏大,但概念似乎趨于雷同。

2,國際化的商業標準和溝通模式正在抹殺地域間的文化差異。作為設計師的我們,影響不了大公司的商業擴張和野心,但也許可以從空間規劃及溝通模式上有所堅持或改進。是否可以在構劃大型商業綜合體的同時,多考慮一些當地的文化特征,加入一些更有價值的“瑣碎”。我以為,就是這些很土的“瑣碎”構成了生活的真正意義。更有甚者,我們可以做得到的是,結合不同的文化特色和更舒適的現代理念,發展出新的空間體驗。我們不拒絕科技和現代,但如何恰當使用并創造出更有品質和文化內涵的生活應該是我們一直追求的設計夢想。

3,公司總部大樓可以說是一家企業的精神象征。但從帶著明顯模仿姿態的公司大樓中,似乎可以看到發展中的中國企業在國際舞臺上幾乎完全自卑的心理。試想那些企業家們剛剛從田埂里爬出來,還不大習慣這個西方人已經演練了上百年的商業舞臺,因此很容易變成歐美商業巨頭的追隨者。另外由于中國近代的屈辱歷史,他們也不習慣從自己的歷史中去尋找文化的尊嚴和定位。孰不知不懂尊重自己的人,便永遠得不到別人的尊重。于是從一開始,他們很有可能就是失敗者。

4,空間和建筑的表面肌理。也許建筑體本身的肌理太受現有建材的局限,所有的建筑都是類似的顏色和肌理。如何開發地方的特色材料應該是一個長期的挑戰,如果做不到大面積的材料革新,也許可以進行局部的介入,或者從抽象的理念和形式表現上找到切入口……


潘劍鋒:

英格蘭中央大學伯明翰設計藝術學院視覺傳播碩士、中國美術學院視覺傳達設計碩士、曾任麥肯光明設計部主管、智威湯遜設計總監、字研所創始人、現任他其設計公司總監。字研所視自己為多元化的設計顧問機構,專注于中文字體、跨文化視覺品牌溝通和革新設計。字研所于2005年由潘劍鋒創建。

潘劍鋒在豐厚的實踐積累中,總結了很多深刻的設計觀點和理念,并在《美術報》開辟專欄,廣受好評。視覺中國將陸續刊載潘劍鋒的文章——【潘劍鋒設計視野】專欄,敬請關注!